语文课堂,因简约而更美丽
A | A

作者:坠叶飘香

    语文课程内涵丰厚,与其他学生相对纯粹的资源载体相比,语文课程承载着过多的职责与使命。教师在面对教材文本时往往深挖洞,广积粮,致使整个语文教学陷入了繁琐分析、面面俱到,甚至无休止纠缠的泥潭之中。

一、不绕弯子,在直接中践行简约之美

1.导入简洁,开门见山
    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在阅读教学中的导入环节中要将或如铁锤敲击在学生心灵意识之中,或如磁铁紧紧吸引住学生的注意力。因此,导入中教师的语言要干练简洁,开门见山,才能富有实效。否则,过于繁琐冗长的导入不仅不能有效链接学生与文本,反而成为割裂学生对文本的有效解读,起到适得其反的反作用。
    例如在《秦兵马俑》一课中,教师这样导入:对于兵马俑你们了解吗?这一问题有效地将学生已有经验和即将教学的文本对应起来,在学生交流过程中教师也获得学情为之后的教学奠定了基础。可在学生交流之后教师则又补充了秦始皇的相关资料,并告知学生秦始皇为什么要建造兵马俑。显然这些内容与文本描绘兵马俑的特点关系不大,使得整个导入环节花费5分钟以上,明显得不偿失。
    因而,准确考量学生的学习需求,有效满足学生的阅读诉求,才是提升语文教学效益的关键所在。

2.删繁就简,有的放矢

    古语云:学源于思,思源于疑。有效巧妙的问题不仅能够成为解构文本的钥匙,更是联系教师、学生与文本的有效桥梁,更是提升学生思维能力和创新意识的助推器。有些问题教师可以根据实际直接告知学生,或者以适切地引导促发学生自我感受。但很多教师却偏偏不明就里,硬让学生在肢节皮毛中自主探究,杀鸡用起了牛刀,轰轰烈烈白搭时间。
    例如在教学《游园不值》时为了让学生理解“扣”字的意思,教师直接抛出了自己事先查阅工具书上的几种解释供学生选择。由于语境的缺失,加之对解释中词语意思也不了解,教师只得对这些解释逐一再次解释,最终得出结论。其实这一“扣”字本身并不复杂,只要教师给予适当的时间让学生联系语境其意思的理解水到渠成。
    花招越多,范畴越窄。只有在简洁的步骤环节下,学生才能获取更为丰厚的认知体验。

二、不卖关子,在轻松中践行简约之美

1.在起点考量中激发共振
    情趣是影响学生语文学习的重要元素。语文教学中,教师要从关注学生的认知起点入手,从学生已经具备的认知结构出发,引发学生的情感的共鸣,并在此基础上合理遴选学生的乐于接受的学习方式,以学生喜欢的策略引领学生进行文本阅读,促发语文能力的形成。
    例如在教学《鞋匠的儿子》一文中,参议员们发出了羞辱林肯的嘲笑声,为了让学生体验这种嘲笑对于一个即将任职的总统是多大的侮辱,教师则采用了现场采访的方式,以“你的嘲笑中蕴含着什么”采访上课的学生。学生在角色置换中对嘲笑进行自我理解下的诠释,嘲笑的意味昭然若揭。
    现场采访以其新颖性、独特性将教学设定在学生的生活视角下,在情境的设置中唤醒了学生表达的欲望。没有要求,没有逼迫,学生表达之心欣然往之。
2.在循序渐进中逐步提升
    语文能力的形成有着其自身客观存在的规律,教师切不可违背这一规律以自身一厢情愿地教学引领学生跳跃式发展。否则不仅不能提升学生的语文能力,反而会让学生在挫折中折戟沉沙丧失信心。因此,教师遵照循序渐进的原则,引领学生由浅入深,走实每一步,促进学生素养的提升。
于永正老师在教学《我和祖父的园子》一课引导学生概括时进行了这样的引导:1.走进祖父的园子,你看到什么——让学生从文本中提炼相应信息;2.不要全部都说出来——让学生尝试对事物进行概括分类;3.你看到什么,先概括,再分说——引导学生进行有条理地表述。
    三个环节设置简洁,思路清晰,让学生在“走入”“迈出”“再走入”的历程中准确把握文本内容,轻松而有效地提升了学生语文概括能力,体验到了成功的喜悦。

三、不打幌子,在质朴中践行简约之美

1.语言文字训练——咬定青山不放松
    语言文字的训练是语文教学恒久不变的主题。语文教学应该创设各种情境、选用各种策略给予学生直面文本语言的机会,在各种形式的历练下夯实学生语文感知能力,提升学生的语言运用能力。
如在教学《望庐山瀑布》这首经典古诗时,教师并没有完全借助多媒体展示庐山瀑布的雄伟壮观,而是在教学中紧扣李白笔下的神来之笔,引导学生想象体验,从而感受庐山瀑布的壮观:教师以“飞流直下”引导学生想象瀑布从而而降、一泻千里的气势,细分为形态、声音等维度进行细腻深入的体验;接着比较这与胸中形成的“银河落下”有着怎样的相似情境,接着教师要求学生用自己的语言描绘你想象到的场景。学生在这样的教学环节下品味文字、想象体验、玩味细节,遣词造句的精妙自然习得,语言文字的运用也重新回归课堂。
2.人文情愫体验——湖光秋月两相和
    课标中强调“语文是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语文由语言组成,语言的外显决定了工具性,而内蕴在决定了人文性。而在教学中工具性的运用和人文性的体悟并不矛盾,切不可人为割裂,进行专门的人文性或工具性的训练。
    例如在教学《生命桥》一文的最后,教师以“我想对老羚羊说       ”,这样的表达既是对学生语言文字感悟运用的训练,同时也是对文中老羚羊高贵品质的赞美。一次设计,双重功效,在简洁的引导下学生不断迈向语文教学的本质。
 
    “删繁就简三秋树”,只有不断地剔除与去伪,语文教学才能在简洁之中凸显其应有的本质,学生才能在简约中获取更为丰厚的回报。